Dokort

准备在第五,王者,方舟三坑乱窜,没更文就是在打游戏٩(๑`^´๑)۶

【浮梅】飞鸟与鱼

一个关于双向暗恋,中二,叛逆的爽文控

字数3000+,人物属于鹰角,ooc属于我,纯架空文,意识流,语言混乱前言不搭后语有,表达特殊有,后期X描写有,第一次写短篇正剧,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有什么不足请见谅

喜欢劳烦小红心小蓝手,欢迎评论!群在置顶,欢迎进群跟我讨论哲♀学!

——————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翱翔天际

一个却深潜海底

————泰戈尔

——————

“你来S中吧。”

他们坐在图书馆靠近落地窗的位置,梅菲斯特的手抚上浮士德的脸用大拇指摩挲着他脸上的一道伤疤,他看着他眯了眯眼睛。

这是邀请。

“嗯。”

淡淡的回答。

浮士德把自己的脸靠在梅菲斯特的手掌里,说实话,体温偏低的他很享受梅菲斯特那温热的手心。此时的他在梅菲斯特看来就像是一只大猫一样,这可不多见,这样子的浮士德可不多见,所以梅菲斯特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知道他同意了。

“我带你离开那里。”

——————

浮士德在猜,梅菲斯特到底看上他什么了。他的过去肮脏不堪,就算是现在也是深陷泥潭,他就像深海的鱼,在黑暗的海底永远也不会游上岸。

S中跟B中比起来要好一些,因为有学生会的存在所以在校内被管的很好,这多亏了梅菲斯特。

白色的飞鸟有的是惩罚人的手段。

至少这群不良少年在校内不敢太猖狂,至于校外——用梅菲斯特的话来说,那不是他该管的范围。

但也有人不满于他。

浮士德在想,或许他需要一个保镖之类的人,但作用应该不是保护他。梅菲斯特身手不错,他动作足够快,打架有技巧,总是按着最痛的地方打。

所以他为什么找上他?

疑惑。

浮士德喜欢梅菲斯特。

暗恋。

他觉得梅菲斯特跟自己比起来实在是太干净了,跟肮脏的自己不一样。每天早上都能看见他穿着干净整洁的校服,叼着一块抹了花生酱的吐司面包跨上自行车与他打招呼。浮士德这时候会对他点点头然后戴上自己那件旧卫衣的兜帽走着去B中,接受该死的新一天。

自己是什么?

肮脏家庭出生的孩子,每天只知道赌博和酗酒的父亲,他连自己的母亲是谁都不知道。父亲高兴的时候会叫他去做饭,父亲不高兴的时候会拿着酒瓶子跟他干一架。

每一次都会被弄得疲惫不堪。

至于他为什么在B中,因为那学费便宜。来到那里的第一天他就被高年级的学长们揍了一顿,然后鼻青脸肿的回家了。

在进家门之前他听到了屋里酒瓶子碎掉的声音,于是他放下书包坐在了台阶上。就在这个时候,梅菲斯特出来了。他抱着一个装满了杂物的纸箱,歪着头看着狼狈的浮士德。

“呐,要不要来我家?”

然后他开口对着浮士德说道。

“嗯。”

这算是回答了吧。

于是他进入了梅菲斯特的城堡,迷路的公主殿下被这座城堡主人的好生招待。

梅菲斯特实际上挺孤独的。偌大的房子缺少了人的生气,孤独的国王陛下一个人守着这座城堡。但他能感觉到他今天心情不错,是因为他的到来吗?

他不清楚。

至少他在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心是暖的。

——————

在S中的日子实际上挺平淡的,跟以前不一样。二班的浮士德跟一班的梅菲斯特只隔了一个走廊。他会跟以前一样偶尔会逃课

“想要在我面前隐藏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的哦。”

“出来吧,浮士德。”

他会笑着对藏在树上的浮士德喊道,然后在等他下来后又笑着读他说。

“下次可别被我逮到了哦。”

除去逃课,浮士德更多的是去找梅菲斯特,他会在学生会的办公室外面坐着等着梅菲斯特处理完那些事情后一起回家。

“男朋友?”塔露拉把整理好的资料交给梅菲斯特后问道,女孩子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嘛——算是吧。”

“暗恋?”

“谁知道呢?”

现在学校多了一个传闻。

总有些不怀好意欺软怕硬的垃圾会不怕死的去招惹不该招惹的人,传言从他们口中喷出,撒在当事人身上就像硫酸一样。

“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行。”

除了被塞垃圾以及桌子上被写上了些不堪入目的话以外其他的都很好。

“下次逃课聪明点,别被我抓住了。”

“了解。”

也只有梅菲斯特能抓住逃课的浮士德了。叹了口气,他有时候会觉得浮士德不太聪明的样子,但拿成绩说话又不得不说他是个很聪明的家伙。所以对于他逃课这件事梅菲斯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被抓住了也只是警告他,而不是记过。

某天下午梅菲斯特还在班上听着无聊的数学课的时候就被塔露拉叫出去了。她对他说浮士德在班上打架被主任抓住了的事,这种时候需要他去处理一下。

听到这个消息梅菲斯特皱了皱眉头,然后快步走向了主任的办公室。

被打同学的父母已经到了,他们在办公室里大吵大闹,那些声音胀得梅菲斯特脑瓜疼。而浮士德呢?他在一旁沉默的站着,低着头把自己的挂彩了的脸埋在阴影里。

“怎么回事?”

家长的情绪多少有些激动,他们拉着自己的孩子指着上面的罪证诉说着浮士德犯下的罪行。然而浮士德只是在一旁低着头沉默的站着。

“人是你打的?”梅菲斯特这样问道,他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嗯。”浮士德依旧低着头,他声音有些小,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站在墙角。

“理由?”

“我。。。。。”

“说不出来?”

“。。。。。。”

“调监控。”

他看了眼浮士德又看了眼那位家长,向着那个主任说。

——————

“开心吗?”

梅菲斯特拉着浮士德的手笑着对他说,他们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梅菲斯特没有骑他的自行车。

“嗯。”浮士德捏了下他的手然后停住“很开心。”

“他们活该——他先挑衅的你,而且还是他先动的手。

“但我比较好奇。”

“他对你说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没什么。。”

“不告诉我?”

“他说的你。。。”

“说我什么?”

“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我明白了。”

然后过了几天,浮士德再也没看到那个招惹他的学生,包括那些垃圾以及桌子上写的不堪入目的话都一同消失了。

——————

“你什么时候跟我表白?”

喝醉的梅菲斯特脸上有些泛红,他摇摇脑袋想把那昏昏沉沉的感觉甩出去,但是无济于事。浮士德搅拌着那杯蜂蜜水保持着表面的平静,他知道梅菲斯特喝醉了,不然他不会趴在桌子上问出这句话。

他猜,要是梅菲斯特真的喜欢他或许现在就会吻过来,或是命令浮士德去吻他,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行动派,随性又大胆,但是又保持着一定的理性。

“浮士德。”

“嗯。”

“你喜欢我吗?”

“。。。”

这个问题他暂时不能回答。

真像或许会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他明明里梅菲斯特这么近但是心却离得很遥远,浮士德能感觉到,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天差地别。

他喜欢梅菲斯特,所以想把最好的给他,但这其中不包括自己,但梅菲斯特呢?

他到底把他当做什么了?消遣的工具?代打?保镖?一个玩伴?

浮士德=?

梅菲斯特=?

这个世界=?

所以在他确定之前他不敢轻举妄动。梅菲斯特只是喝醉了才问出这句话的,或许明天他就会忘掉一切然后在起床之后跟他打电话,问他“我们今天去哪里玩?”

这样就好。

如果梅菲斯特没有在他思考这些破事的时候吻他就好了。

——————

梅菲斯特是喜欢浮士德的。

从他第一天搬到这个地方看着从窗台那看着浮士德跟其他孩子打架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小的时候觉得这是酷,长大了觉得那是同类的气息,浮士德跟他一样孤独,到现在,就是一种独占欲。浮士德只能是他的,一个孤独的人想把另一个孤独的人绑在身边,不让他离自己太远,这样他们就都不会孤独了。

他是飞鸟,家庭环境让他变得优秀且孤独,他实在是太需要陪伴了,房子很大,而心很空。

但浮士德能装满,这样就足够了。

他是飞鸟,他能从高处看到在深海里潜游的浮士德,他想带着浮士德多去看看这个世界,他值得更好的东西,比如他,比如这个世界。

那天实际上他没有喝醉,天不怕地不怕的梅菲斯特居然害怕捅破这层窗户纸,所以他才会烦闷到给自己灌酒。迷迷糊糊中他做了个梦,他问浮士德什么时候向他表白,但浮士德什么都没回答一直在发呆,所以他生气的吻了他,然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

后来,在很后来,大概是在他们考上同一所大学的时候,他们就开始交往了。

那是个美好的夏天,充满美好回忆的暑假,他们的相处模式还是跟以前一样,但多了些亲吻拥抱还有些肢体接触。

少年人的感情就如同干柴烈火一般,一碰即燃。他们会做一些过分的接触,人与人的距离不断被缩短,最终成为负数,会一起泡在浴缸里帮其中一方清理身体,会在深夜与浑身赤裸的对方相拥而眠,会在早上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交换一个早安吻。

飞鸟与鱼终于触碰到对方。

end.

评论(2)

热度(40)